详情
贵州大妈上班3天砍伤指甲盖当场索赔5万元:我没手怎么生活?

  贵州大妈上班3天砍伤指甲盖当场索赔5万元:我没手怎么生活?随着法律制度的逐渐完善,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了最大程度的保障。对于那些兢兢业业工作的人来说,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。然而有些人会利用法律的漏洞,借着维权的名义疯狂敛财。对于那些雇佣他们的人来说,他们就像碰瓷的人一样蛮不讲理。

  贵州的刘女士租了一个肉食摊位,由于平时忙得晕头转向,她决定找个员工来帮帮自己。只是她没想到,自己招的这个员工,竟然以砍伤指甲盖为由,索要5万元的赔偿费。

  经过面试,刘女士雇用了黄大妈来店里帮忙。7月19日,黄大妈独自在店里工作,切猪肉的时候,她不小心把自己左手大拇指砍伤了。随后,她到附近的医院处理了伤口。而且她只是指甲盖受了点伤,根本不影响正常的生活。

  明明伤势并不是很重,黄大妈却狮子大开口,她竟然跟刘女士索要5万元的赔偿费。刚开始,刘女士知道黄大妈受伤了,就觉得她可能没办法继续工作,所以打算把她这几天的工资结了,然后就辞退她。

  按照当初两人约定,黄大妈工作三天的工资应该是330元,刘女士打算按照这个金额给她结算。可是黄大妈不愿意了,她嚣张地说自己是在上班时受伤了,就应该算工伤,刘女士应该负责到底。

  黄大妈说出5万元的时候,刘女士直接震惊了。她觉得黄大妈受伤的时候自己根本不在店里,就算自己需要为她负责,也用不着赔偿这么多钱。更何况,她只是指甲盖受伤了,根本没什么大问题。于是,她们两个争执不休,直接在店里吵了起来。

  本来店里人流量就比较多,人们听到她们在吵架,纷纷凑过来看热闹。刘女士觉得这样下去,可能会造成一些负面影响,只好先离开了。黄大妈一看刘女士溜之大吉了,心里特别不痛快,直接选择用法律武器保护自己的合法权益。当然,她并不是把刘女士告上法庭了,而是找了记者帮忙。

  7月20日,黄大妈骄傲地带着记者找到了刘女士的摊位,并且说出了自己的要求:5万元。看到记者来了,刘女士也有些崩溃,她跟记者说自己不是不想负责,而是黄大妈要的实在是太多了。虽然她应该为黄大妈的工伤负责,但是最多也就赔个1000块钱,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小事就给她5万元呢?

  还没等记者开始说话,一旁的黄大妈差点蹦了起来,她说自己的这个伤口现在是没什么大碍,但是以后可能会恶化。要是情况严重,她的手可能就不能用了,没有手她怎么生活?按照黄大妈的逻辑来说,就是她砍伤了自己的指甲盖,伤势可能恶化到她整个手都废掉了。无论在谁看来,这种逻辑都有些过于流氓了。

  记者夹在两人中间,怎么也插不上话。于是记者放弃挣扎,让她们两个走法律渠道,把这件事交给法院处理。

  其实,黄大妈和刘女士在这件事中都负有一定程度的责任。首先,黄大妈受伤应该被算作工伤。毕竟当时她是在店里工作的时候,切到了指甲盖,不管她是不是故意的,都应该被算作工伤。所以说,刘女士需要给黄大妈一定程度的赔偿。按照法律规定,她可以跟刘女士索要医疗费和停工留薪的补助。

  其次,刘女士不应该在黄大妈受伤期间辞退她。按照劳动法的规定,员工受伤期间,老板不得以任何理由辞退员工,哪怕是试用期也一样。虽然黄大妈才在店里工作三天,她们还没有签订劳动合同。但是刘女士也不应该在这种时候辞退黄大妈,更不应该一点赔偿都不给,只想给黄大妈三天的工资。

  最后,黄大妈不应该仗着自己是弱势方,就开始疯狂敛财。在这个事件中,黄大妈身为受伤的员工,可以按照法律规定跟刘女士索要一定的赔偿,但是赔偿金额必须是合法合理的。她这种狮子大开口的敛财行为,实在是有些吃相丑陋。

  归根结底,黄大妈和刘女士都有自己不对的地方,刘女士应该多赔偿一点钱,黄大妈应该控制一下自己的贪念。只有这样,这件事才能顺利解决,她们也能继续过上正常的生活。